一个90后在牙科诊所遇到的中年危机

编辑:凯恩/2018-11-28 13:22

  论西游记第一男神,我只服他!

  棉质坐垫的躺椅,屁股一旦落座,不再愿意挪开,椅背上有靠枕,躺着就能睡着。躺椅上都是些中老年,拿着一份报纸,泡好一杯热茶,你盯着他们急但他们不着急。医护人员有时挑起话茬,说老母亲在家闷得慌,想来诊所做保洁打发时间,工钱不是重点,这个话题在诊所里炸开了,被没完没了地唠嗑,俨然社交媒体的10w+爆文。

  大夫说的在理,越是年轻越是不懂得注意身体,就像一杯八九分满的茶水,舍得猛喝,因为还感觉不到见底的焦虑。等茶水见了底,才追悔不已。

  我焦虑了,然而没有办法。

  推荐阅读

  多花了280,我补了一颗牙。走出诊所,我老大不高兴了,并非因为多花了一笔计划外的钱,而是我一直以来认为自己的牙口没有问题。

  所以要怪也得怪自己,之前太不注意。

  来牙科诊所的中年人,追往昔,怅然若失。多年以前的一头秀发,如今禁不起扒拉;年轻时候的一身腱子肉,如今一掐好几两;过去上了饭局,冷热酸甜想吃就吃,如今大把地花钱,只求着它别闹革命。

  上有老下有小,至少是个中产,这是中年危机最青睐的群体。根据测算,在符合平均寿命预期的前提下,这个年龄是32岁。联合国官方微博则确认:“1992年出生的人,已步入中年。”

  “没多大问题,年轻人也多注意注意身体。”大夫说。

  我左边的一颗槽牙,从中心蜿蜒而去的几道沟槽,隐隐发黑,可是我并不抽烟啊。几番放心不下,我又来找大夫了,大夫说过我还会来找他的。

  走出诊所,我今天有点高兴不起来,这里本是中年人的战场,而我只想当一个偶然的闯入者。

  临行前,大夫叮嘱我,过些日子,最好过来洗一次牙,清除一下槽牙内侧的牙垢,防止病变。

  人到中年,最不幸福。接近这个年龄的人,卡在多重矛盾的现实和理想之间,有年轻时的饱满欲望,却已经不是年轻人了。皱纹、白发、皮肤松弛、牙齿脱落、体力下降.....经历亲人离开,对生死产生切肤之痛。

  只不过什么都有了,一些东西也开始慢慢失去。来牙科诊所,真的不是窝在躺椅上睡觉,也不是坐着喝茶看报,牙齿走过最年富力强的年头,开始缓缓下坡,旧了、坏了、脱落了,需要修补、替换、甚至清零重启。仅仅一张嘴,就足够这些中年人烦恼。

  在牙科诊所,时间走得很慢,90后往往坐不住。

  大夫把豌豆大小的圆镜深入我的口腔深处,告诉我说,智齿坏了。智齿拔了,我如释重负。大夫却按住了我,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说:“年轻人,才这么大年纪,牙齿怎么就开始出毛病?”

  那天早上上班,我跟往常一样吃一颗茶叶蛋,刚吃第一口,牙痛到额头冒汗,我意识到得赶紧去找牙科大夫了。

  这是我近期第二次踏进牙科诊所的门。大夫很忙,百忙之中约了个时间给我看凤凰娱乐(fh03.cc)牙,我呢,也一样。

  还有来自年龄的焦虑。在中国传统观念中,年龄与人生的标志性事件是一一对应的,网络上流传一份出生时间与人生进程清单,细究起来毫无道理,但也让不少人焦虑万分。

  中年未至,中年危机已经提前杀到了90后的面前。90后调侃、傲娇、自嘲,又混合着真实的焦虑和不甘。

  “那大夫您给我检查一下。”我换了想法。

  - end -

  大夫说,牙齿是健康的晴雨表。每当我熬夜赶活儿、不按时吃饭、过度疲劳,一刷牙,总会吐出一嘴血红的泡沫。以前我不太在意,现在忧心得要命,提醒着自己注意劳逸结合、规律作息。有时下班路过小区健身园,就着或皎洁或朦胧的月色,我紧握单杠,孤独地做着引体向上。

  隔壁房间的医疗躺椅上,一位70来岁的大爷要种牙,全部种,估计是难度系数较高,我听见大夫们在讨论方案一二三。

  我以为这是大夫们惯用的伎俩,先危言耸听,再妙手回春,好从病人的口袋里赚取更多的人民币,我不准备接茬,只想打个哈哈。可是,病人往往未免有些犯怵,知道讳疾忌医的道理。

  电钻在我槽牙上发狠,越钻越深,估计是震到了我牙根深处的神经末梢,一阵阵忽来忽去的酸疼。嘴巴张得太久,口腔里积满了涎水,护士用一根纤长的透明细管吸着,免得我一口吞下肚去。见我紧皱眉头,“有感觉吧?”医生问我。我无法点头,也无法言语,只好眨巴眨巴眼。

  跟牙科诊所的中年人一样,我也忧心健康问题,不同的是,我还在拿健康换人民币的年纪。

  大多数的病人,年龄介于我和大爷之间。人至中年,有钱有闲,得到了这个年纪该有的一切,宛如丰盛的午宴。预约大夫,他们点明主治、或者首席,僧多粥少,排队是常态,他们愿意等。用材料用药品,他们挑好的来,身体上的东西,他们不贪图便宜。

  年轻时多吃点苦,到老才能舒服,年轻人逼着自己拼一把,把身体当成一张信用卡凤凰彩票(fh03.cc),透支五千,涨了额度,发现下次就能透支一万,直到还不上欠款,人到中年了。

  都说成年人的生活,没有容易二字。工作的压力实实在在,生活到处是洞,不安全感如影随形。精力和体力更胜一筹的年轻人不断涌来,人生又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年轻人只好奋力摇橹,唯恐赶不上浪头。

  “你看!那个中产阶级,长得好像一条柴犬啊”

  中年人们,踏上了拿人民币换健康的道路。他们愿意花时间等主治大夫,是觉得首席的就有保障。用材料用药品,他们挑好的来,是相信一分价钱一分货,次的心里没底。

  我已经刷了不知多少篇10w+爆文,等得越发焦躁,一遍遍地伸长了脖子朝里面张望,并非因为牙疼到等不了。

  时间在走,过阵子也许我将再次踏进牙科诊所的门,大夫还在那儿等着我呢。

  “大夫,平时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?”我问。